位置 :  主页 > 公司新闻 >

举个非常理想化的例子

前期在香港上市时参与国际配售的大户们(类似A股线下申购)已经埋伏进去股票;等到加入深港通或沪港通后,境内游资也好友军也罢大举杀入,推高股价。然后在痛苦难熬的价格稳定期可以趁机洗一洗上市时公开认购的散户们(类似A股线上申购);
 
  当然这个例子非常的理想化,首先上市时大户们要对股票控盘或对股票后市走势有共识,股价拉升要有资金来推,推高了后大户们“左手倒右手”要能顺利完成,最好公司基本面上能够配合一下。对于上市公司上市前投资人,比如实际控制人,创始人,pre-IPO,ABCDE轮进入的机构们能否利用这个路子进行跨境搬钱呢?理论上答案当然是可以,而且更有优势。
  
  好,重点来了:假设上述的案例中,上市前投资人的成本为0.2港元每股,持有1亿股,成本为2000万港币。当6个月禁售期过了后,股价为2港元,上市前的投资人利用境内控制资金账户中2亿港元场内购买自己境外持有的1亿股,完成后上市前的投资人境内账户持有1亿股,境外资金账户将拥有2亿港元,额外向境外搬钱1.8亿港元,杠杆撬动比例900%。由此可见,持股筹码成本低的话,能发挥跨境搬钱的效果更明显。某大户在香港券商中存有1亿港元,全部参与某公司IPO国际配售,配售价格1港元每股。举个非常理想化的例子:相信这个问题无数的有钱人和聪明人都思考过许多。
 
如果上市公司这个时候能够恰到好处地再进行一系列关于基本面配合的动作,例如业绩改善,新的业务方向,收购资产,跨界转型……粘上了性感的概念,这个时候股价推升会更加剧烈。在目前联汇制度下港币就是美金,香港没有外汇管制,钱从内地流入香港就像“鱼入大海,无影无踪”。这个时候理论上怎么样把钱从中国境内的人民币变成放在香港的港币?
 
  上市后,公司股价炒到2港元每股。某大户利用中国境内控制的资金账户动用2亿港币等值的人民币通过深港通或沪港通买入股票,理论上通过场内交易经纪商的名称、价位和数量,某大户理论上可以在场内扫货购买自己控制香港账户内的股票。还是刚刚的例子,让理论探讨进一步延伸一层。通常我们了解IPO是创富工具,上市前投资人股权成本较低,经常听到一上市翻十倍的故事。
  
  这个动作完成后,某大户还是跟最初一样持有1亿股股票,但是在境外的资金变成了2亿港币,额外从境内搬到境外1亿港元,杠杆撬动比例为200%。交易完成后,某大户在香港券商的资金会变成两亿港币(不考虑费用),境内股票账户持有2亿港币等值的股票。